2008年那场金融风暴究竟发生了什么?

发布日期:2019-08-15 19:3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焦头烂额之下,美国政府忽视了那些破产的、无家可归的,失去养老金的民众,转而拿出了纳税人的7000亿美元,给了那些罪魁祸首的华尔街银行家。美国老百姓可以死,但是华尔街绝对不能倒!

  8月初,美联储宣布降息25个基点,将联邦基准利率降至2.00%-2.25%。

  前几天,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:“目前贸易摩擦问题已经给美国经济带来冲击,商业和制造业疲软出现疲软的迹象,需要降息来防范风险。”

  通俗一点解释,就是美国感觉自己就在经济危机的边缘,人快要死了,要提前“嗑点药”刺激一下,降息就是美国嗑的这粒“药”。

  对于个人和企业来说,银行降低利率,那意味着借钱压力更小了,政府是在鼓励大家贷款买房、企业融资也能少还点利息。

  但凡事有利也有弊,美国股市的泡沫已经很大了,投资者的钱有很大一部分会进入股市,经济被刺激的同时,股市的泡沫也会进一步膨胀。以后泡沫破的时候,会比现在更惨烈。

  不过特朗普不在意这些,对他来说,连任才是头等大事,他在位时数据好看就行,连任以后破了就破了,跟他特朗普有什么关系?

  经济大概是10年左右一个周期,98年亚洲金融危机,08年全球金融危机……美国股市的危险迫在眉睫,美联储只要走错了一步,08年的悲剧,很可能又将重演。

  张学友有个外号叫“逃犯克星”,因为每次他开演唱会的时候,警方经常能稳定地抓到网上通缉的逃犯。

  去年底,已经有80多个逃犯在张学友演唱会上落网,从2016年底至2018年底,短短2年间,张学友居然开了215场演唱会!

  看看去年年底这几场,几乎是没有休息的连轴转,全年更是平均3天就有一场,就是铁打的嗓子和身体也很难承受这个工作量。

  张学友已经58岁了,经不起折腾了,他之所以如此拼命地开演唱会赚钱,其实是生活所迫。

  结果,张学友到银行存款的时候,被银行职员说动,把自己的钱投给了一个收益率据说高达10%的房地产债券。

  2008年9月15日,雷曼兄弟破产,这不仅是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投资银行破产案,还成为了08年全球金融海啸的序曲。

  张学友投进去的积蓄血本无归,想安安心心过日子也不行了,无奈之下,张学友只得重新复出赚钱。

  2008年,香港各大写字楼的视频广告中,出现了久未露面的“歌神”张学友为香港某游乐园拍摄的新年宣传短片。

  张学友买的这个债券,是当年的“明星理财产品”,很多香港明星都被推荐买了这个。

  本来要退休的刘若英,连日后养老的钱都赔光了,走上了张学友的老路,即使双膝受伤,也要硬顶着拍广告赚钱。

  曾志伟一家同样被雷曼兄弟坑了。曾志伟的女儿曾宝仪在博客上哭诉:“这回真的血本无归,恐怕连人生都要重新开始。”

  最近,曾志伟也加入了“传奇全家桶”,披着铠甲扛起屠龙宝刀,嘴里喃喃着“装备回收,交易自由,真传奇,真兄弟”。

  2008年的香港,天台上不时有投资失利的人想不开,一跃而下了结了生命,当年香港地区的自杀率,直接飙升到全球第18位。

  街边报刊亭的财经相关杂志迅速卖到脱销,所有人都迫切地想知道,我的钱到底为啥会一夜之间没了?

  1981年里根上台,为了应对经济危机,美国开始广发美债,调高利息,疯狂印钞。

  结果,因为买美债的回报率太高了,比辛辛苦苦赚钱的制造业多的多。在这种情况下,美国工厂的老板们想要赚钱,要么就把厂子搬到东南亚、中国这些工人廉价的地方降低成本,要么就关了厂子去玩金融和房地产,没有别的选择。

  1990年石油危机爆发,国际油价暴涨3倍,全球GDP增速跌到2%以下,美英等发达国家经济陷入衰退,为了刺激经济,美国只能继续发美债,印钞,再吸一次毒。

  几次这么折腾下来,美国把自己的制造业整垮了,全世界的工业中心逐渐往亚洲转移。

  没有制造业可以投资了,美国的资本一窝蜂涌向了互联网、房市和股市,其中尤以房市最稳,互联网还有泡沫破裂的时候,但是美国的房市却从来没软过。

  电影《大空头》中有这么一个桥段:投资人艾斯曼在赌城拉斯维加斯参加国际会议时,晚上跑到脱衣舞酒吧找刺激(美国合法的色情表演场所)。

  在跟一位脱衣舞女郎闲聊的时候艾斯曼发现,这位没有稳定收入,全靠客户打赏小费的色情从业者,居然贷款买了5套房,一间公寓。

  按照一般的规则,银行和贷款公司给申请人发房贷之前,要审核你的信用,有没有稳定的工作,财产情况如何。

  但是在美国人全民炒房的时候,没有人审核你的信用,没有人审核你能不能按时还贷款。

  那位脱衣舞女郎在职业一栏填的是“治疗师”,就轻松拿到了多笔贷款,而贷款的房子再抵押出去,又能拿到新的贷款去买更多的房子。

  美国的电视上充斥着房贷的广告:无论你是付不起首付的年轻夫妇、难以证明收入的个体户,还是负债累累的三口之家,没关系,来吧孩子,我借钱给你。

  比方说年薪百万的律师、医生、谷歌程序员这种工作稳定收入高的贷款人,银行把钱借给他买房就很放心,风险很低收益可观,这就是可以评为A级别的优质贷款。

  稍差一点的像基层公务员,虽然收入低了点,但胜在稳定,只要政府不关门,他们就能一直拿死工资,这种就算是B级的一般贷款。

  而那些餐厅打零工的服务生、非法移民,收入不高,工作也不稳定,贷款给他很有可能收不回来。借给这种人的房贷就叫做“次级贷款”。当时电视上的房贷广告,大部分都是这种C级的垃圾次级贷款。

  如何鼓动这些没啥钱的人买房呢?贷款公司想了一个“妙招”,什么“前多少个月免费,头几年低利率,贷到就是赚到。”

  在他们的描述中,买房简直就像不花钱一样,你上你也行。本来没有实力买房子的底层群众,被诱惑着上了车。

  年收入14000美元的采摘草莓的墨西哥人,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就轻松贷款购买了一套价值72.4万美元的房子。

  但如果仔细翻开贷款合同就会发现,前几个月虽然是免息或者低利率,但是往后的月供会逐年水涨船高,直到把韭菜们煮熟。

  可是在房市空前繁荣的情况下,美国民众、贷款公司、华尔街银行家们一起蒙住双眼,开启了一场房地产的饕餮盛宴。

  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激动的说道:“住上大房子,拥有自己的房子,才是真正的美国梦”。

  看着房地产拉动GDP蒸蒸日上,小布什开心地笑了,美联储也连续降低利率,给这个烈火烹油,鲜花着锦的房地产盛世提供更多燃料。

  2004年的时候,有个叫迈克尔•伯利(Michael Burry)人,带着老婆孩子跑到硅谷的高端小区看房子。

  2001年美股大盘下跌11.88%的时候,他的基金逆市上涨55%,从此一战成名。

  迈克尔在硅谷看中了一套6居室的高端学区房,房主开价540万,直接被还价到380万,当场就成交了。

  这次捡了大便宜的买房的经历,让伯利敏锐地意识到了一个问题:现在的房价既然涨得这么厉害,为什么我砍了160万的价,对方还要卖给我呢?如果房子不愁卖的线万的人再卖不就行了吗?

  他想来想去,这种现象只有一种解释——美国的房地产市场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火热。

  在政府低利率和宽松政策的刺激下,放贷公司不断降低贷款标准,发放大量的垃圾“次级贷款”,一些借款人拿到的贷款甚至比他们购买的房屋标价还高。

  放贷公司和华尔街的银行家们也不是傻子,他们知道这些人信用堪忧,中途断供还不上钱的可能性很大。

  对银行来说,这欠条的风险是很大的,因为你作为写欠条的人很不稳定,如果你没了工作还不了钱,这欠条就砸手里了,银行不可能保证所有贷款都追得回来。

  那怎么办呢?银行想了一个高招:把这些随时要爆炸的欠条先卖掉,钱我先拿到再说,风险给接手欠条的人。

  就像小时候玩的丢手绢那样,华尔街的银行家玩了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:把欠条打包卖出去以后,当中间商赚一个差价,自己还不用承担房贷违约的风险。

  原本,这些股票和“欠条”都有评级机构,不懂行的老百姓,会看评级机构的建议,如果评价到3A级别,就是相对风险低收益高的优质标的,他们才会放心购买。

  他们明知这些“欠条包”就是一坨狗屎,却还是看在钱的份上,捏着鼻子给它们打上了“3A优质低风险资产”的标签。

  全世界的投资人都被美国穆迪、惠誉、标普这几家评级机构骗了,他们真的以为银行职员推荐给他们的债券,是收益10%往上走,风险还低的3A级债券,争先恐后的买这些房贷债券。

  就好比蔡徐坤粉丝ikun们花了大价钱买了所谓的“坤坤演唱会”的门票,满怀期待地跑去看,结果台上实际上是谢广坤。

  调查报告显示,2007年,全球的金融衍生品金额高达596万亿美元,规模是同期全球GDP的12倍。

  意识到问题的迈克尔,迅速命令手下员工去搜集美国房贷市场的数据,分析了几天。

  做空团队还亲自去郊区小镇做田野调查,意外的发现很多小区,房屋的空置率超过了95%。

  美国的放贷违约率、房地产证券的欺诈率,已经达到了历史新高,这个畸形的大泡沫就在崩溃的边缘,只要一刺,只需要轻轻一刺,就是山崩地裂!

  意识到这个秘密后,迈克尔想到的第一件事,不是去提醒民众这个危险,而是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:百年一遇的机会来了,现在只要做空房地产市场,就可以赚一票大的!

  说干就干,年轻时的关之琳是真的很惊艳 这也是一种本,迈克尔找到了华尔街的高盛银行,签了一份对赌协议,也叫“信用违约互换协议”。

  内容很简单:如果房价依然坚挺,那么迈克尔要按月给银行交1000万美元的保险费;如果房价崩盘,高盛银行要一口气赔给他上亿美元。

  很快,德意志银行,美国国家银行都跟他签了这份“对赌协议”,光保额就7.5亿美元。

  一夜之间,迈克尔的邮箱里就被客户发来的未读邮件塞满了:要求撤资的已经算语气比较温和的了,不少暴脾气的客户直接“口吐芬芳”问候他全家。

  就连带领迈克尔进入投资圈的师傅,也在电话里惊恐的问道:“说实在的迈克尔,能不能把基金中我的那100万先还我?”

  在他的师傅看来,做空美国房地产无异于以卵击石,他的积蓄肯定要全赔在里面了。

  但是,迈克尔早就料到了这一局面,他根据协议提前把资金锁死了,不允许客户在短期抽走资金,车门焊死,谁都别想下车!

  电视机上,美联储主席本·伯南克正在侃侃而谈,公开宣称房地产市场还在平稳有序发展,泡沫只是局部的,无关痛痒。

  拉斯维加斯的酒店广告招牌中,仍然刊登着贷款公司的广告:“房贷市场依然稳健,后劲十足”!

  泡沫在破灭之前,就像是“房间里的大象”,只要稍微细心一点,就能发现它的存在,但是被繁荣冲昏了头脑的绝大多数人,都会选择性地忽视掉它。

  2008年,房贷逾期创造了全新的纪录,迈克尔预见到的海啸从华尔街席卷全美!

  大量美国底层民众和“前中产阶级”无力负担一年比一年高的房贷利息,被银行赶出家门,公园的躺椅一时间人满为患。

  贷款公司和银行手上虽然收了大量作为抵押物的房子,但积压的房子太多,根本卖不出原有的价格。

  恐慌之下,房价雪崩式下跌,建立在房贷债券基础上的比全球GDP规模大十几倍金融衍生品泡沫,瞬间倒塌!

  2008年9月15日,那个让无数香港明星以及全球投资者踩雷的雷曼兄弟破产了,而他们就像一枚多米诺骨牌一样,迅速引发市场恐慌情绪。

  一大批玩金融衍生品的大佬玩火:新世纪金融公司破产裁员3000人,贝尔斯登被接管,美联储接管房地美和房利美,美林证券被收购

  美国人的“401K计划”养老金因为投资失利总亏损近2万亿美元,超过50%的个人养老金账户持有人将资金从股票市场割肉逃到其它领域。

  许多即将退休的美国老人的养老金账户大幅缩水,无奈只得延迟退休计划,增加退休金储蓄来满足退休后的正常生活需求。

  在焦头烂额之下,美国政府忽视了那些破产的、无家可归的,失去养老金的民众,转而拿出了纳税人的7000亿美元,给了那些罪魁祸首的华尔街银行家。

  高盛等华尔街银行在美国政府的注资下,避免了破产的命运,但始作俑者们没有丝毫悔意,依然用纳税人的救命钱,给高管集体发放百万、千万美元级别的年终奖。

  他们欺骗了投资人和民众,一手炮制出这场惨剧,但是到了最后,他们非但没有受到半点惩罚,还要给他们发年终奖?

  社交媒体上全面控评,脸书、推特上,美国警察占领华尔街运动时,殴打民众、逮捕游行者、对民众开枪的视频被限流、被删除。

  尘埃落定后,一地鸡毛之中,被坑的头破血流的人不仅失去了财产,还因为游行身陷囹圄。

  而在他们游行的路上,就在他们的头上,华尔街精英们拿着高额的年终奖,开着美味的香槟,笑看着街上的示威民众,仿佛在欣赏一件与他们无关的人间喜剧,就像奥利匹斯山上高高在上的众神。